一把梭哈1万谁是世界杯赌球的猎物?

“当时阿根廷是1:0领先,这肯定能赢啊。我直接就投了1万块钱。这个比赛越到后面赔率越低,你投的钱多,反而会赢得更少。所以就尽早多投点。”世界杯期间,在郑州从事餐饮行业的李晴空“赌球”凑了个热闹。

他是从一个微信群里看到的赌球链接,便下载了链接中的app,实名认证后绑定了银行卡。

在阿根廷VS沙特那场原本毫无悬念的比赛中,沙特以2:1的比分逆袭取胜。“刚开始一下子就输了一万块,后面肯定想把这个本给赚回来,很多人都应该是这个心态吧!”李晴空回忆当时看比赛的情景,“我当时就又投了1500块,然后中间赢了。加起来赢了得有5000块钱,但到最后还是全输完。”

李晴空下载的是一个名为开云体育的app。在搜索引擎上输入“开云体育”,可以看到开云体育是皇家马德里队亚洲区域官方合作伙伴,阿根廷国家队官方区域赞助商,国际米兰亚洲官方合作伙伴,阿斯顿维拉官方袖标合作伙伴。此外,鲁尼和皮耶罗还担任其亚洲品牌形象大使等。

揭开这些华丽的外衣,网友们搜索最多的,却是“开云体育是黑台么”之类的问题。在某短视频平台的相关内容中,有不少玩家抱怨,称在开云体育储存的钱和奖金无法提现,其中不乏金额达几十万的玩家。

据李晴空描述,“赌球赢的奖金不确定(能及时打到平台账户上),有时候比较快,有时候得到第二天。”如涉及到提现,这个平台则有一套复杂的规则,比如首存活动彩金48小时发送到用户账户,但要取出彩金就需要1倍的流水。“不管你赢多少(想顺利提走钱没那么容易)。”

据李晴空向“商业人物”展示,德国VS日本那场比赛,他在德日打成1:1时,买入了200块钱的日本队,最终日本队以2:1击败德国队。他获得了1700元的奖金,但是奖金迟迟没有到账,最后客服以补偿金的方式返还到他平台账户。而当他想取出这笔钱到银行卡时,却无法提现。当时他的平台账户内有3000多块钱。客服告诉他,他需要投注1700块刷出一倍的流水才可以取钱。

更让他意外的是,平台会不定期重新计算,这意味着需要重新充钱下注。平台还规定,复存活动彩金在72小时内送达用户账户,所得彩金需要3倍流水即可出款。明显,资深玩家受到的限制更大。开云体育在担心客人转完钱就跑的同时,也在想办法限制用户提现,尽量把玩家的留在平台。

开云体育还依据用户的流水情况划分为不同的VIP等级,多达十级。客服透露,VIP5的流水在120万,VIP8的流水在2000万。随着级别的提升,返水的比例也增大,最高返水一个点。这是该平台代理吸引玩家的方式,也是代理控制玩家的工具。

玩家难以提现,很多人也知道类似平台套路多,为什么还有喜欢在这种平台玩呢?这种平台一般采用欧洲盘口,比正规的体彩的赔率高。以摩洛哥VS西班牙那场举例,体彩开出的西班牙3:1获胜的比分赔率为1:10,而博彩平台同样的比分赔率则达到1:13。如果玩家投注100块钱中奖的线块钱。

除了赔率有差异,玩法也不一样。李晴空在比赛期间买入,属于“滚球”,以当前的比分为基础,玩家通常可以买比分,也可以买进球数,甚至下半场的比分。还有更刺激的玩法,比如谁先踢进第一个球、谁踢进的球最多、哪家球队先换人或是先领红牌等。

即便是没有世界杯,网络赌球平台也有很多赛事,大到洲际比赛,小到大学联赛,除了球类,还有电竞、拳击、斯诺克、赛车等。

总结起来就是,网络赌球可选择性比较大,灵活,可以随时买入,同时还有隐蔽性。

“商业人物”以咨询名义注册了开云体育账户,据客服提示,注册开云体育代理不需要缴纳任何费用,也不需要任何个人信息,活动期间开通成为开云体育合营伙伴,当月有效用户达到5个人,去掉红利、反水、奖金后,享受55%的佣金提成。同时还有专门的规划师培训。

通过客服提供的代理链接,“商业人物”又注册了代理账户。按照其进一步指导,在下载了某特定沟通软件后,终于与所谓“规划师”搭上了线。按照该规划师的要求,“商业人物”设置了由数字、字母、汉字组成的暗号,用于确认彼此的身份。接着,规划师发来了详细的现金返奖励说明,及提现规则。

用这位规划师的话讲,“代理”这个活儿就是“在代理后台生成链接和二维码,吸引别人注册就行。主要盈利模式就是靠会员输钱。”李晴空回忆,他就是在群里稀里糊涂的点了这样的链接,才开始赌球。

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代理”和规划师埋伏在各类网络平台,高额的佣金促使他们编织了一张巨大的网,等着猎物上钩。

查询发现,明面上还真有这样一家公司——云南开云体育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00万,注册时间为2022年8月23日,法定代表人为陈常宁。此人背后有关联7家公司,其中有昆明亚博信息技术咨询有限公司、昆明亚博信息技术咨询有限公司。另外5家公司也多为体育、信息咨询类公司。这7家公司的注册时间都是2022年,最早的5月初,最晚的8月底,3家注册地在海南,4家注册地在昆明。

客服提醒玩家,开云体育合作的同信誉的平台是亚博体育、爱游戏、乐鱼、华体会。这四家都可以对应上陈常宁的旗下的公司,打开开云体育的网站也能链接到亚博体育。

在客服提供的下载链接里,可以看到开运体育网页底部备注有马耳他牌照认证、英属维尔京群岛认证、菲律宾监督竞猜牌照。亚博体育也有一样的牌照。看起来,亚博体育和开云体育似乎关系匪浅,他们甚至形成了矩阵,以相同的合营策略发展下线代理。

而在开云体育、亚博体育的背后很有可能隐藏着境外赌球公司,他们也许只是代理头子而已。

我国周边国家赌场林立,菲律宾为网络赌球公司发出了约60张网络博彩执照,柬埔寨也发出了160余张赌博执照。这些获得牌照的赌球公司在网络赌球合法的国家或者地区建立网络赌球平台,然后在禁止网络赌球的国家或者地区寻找总代理;总代理负责在其所在国家内发展区域代理;区域代理进行招赌、吸赌的行为,赌客通过将赌注交给区域代理来参与网络赌球。李晴空成了这张网里的食物。

按照上述规划师的介绍,代理要盈利靠的是层层抽水,层层返佣。无论赌客输赢,代理都会从赌资中抽取一部分资金。这是代理团伙普遍的分成方式。有些代理与上家合资成立赌博平台,按照持股大小来瓜分利润。比如张三持2股,上家持8股,就按照2:8的比例分利润。

野心更大的代理团伙,也会选择对赌的形式分成。代理和上级代理定好结算方式,代理自己当庄家。比如有赌客下注1000元,下级代理获得上级代理同意,占赌资30%,然后将700元交给上级代理,剩下的300元就相当于下级代理和赌客进行赌博。如果赌客输了,夏季代理就赚300元。如果赌客赢了,下级代理就要亏300元,赌客剩余700元赌资由上级代理和庄家共同承担。

除了在盈利和分成上体现开云体育是代理团伙外,支付方式上也能反映。赌客首先在开云体育用第三方支付的方式充值以获得虚拟货币——USDT(泰达币),然后选取投注的方式和场次,最后进行提交操作,赌资便会转移至上级代理手中,直至比赛结束进行结算并提现。尽管它介绍泰达币可以在币安、Mixpay等虚拟平台交易,但多数人还是选择提现。

开云体育客服、规划师的身份也很隐蔽,主要使用虚拟身份对接,交流大多使用暗语,比如“盘口”“滚球”等。此外,这类团伙多使用境外服务器,其银行账户、手机卡基本使用虚假身份信息注册,即便是公安部门也很难通过身份查询并进行追踪。

通过与开云体育客服、规划师沟通,能感受出其分工很明确,超出负责范围的问题,基本不会回复。按照他们目前的联系方式,不同层级代理仅和上下级发生联系,且不同区域、地方的代理可能互不相识,这也使得这种灰色赌博更加隐秘。

即便钱提不出来,也没有多少人选择报案。按《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以盈利为目的,参与赌博赌资较大的,由公安机关处以行政拘留并罚款。参赌意味着受处罚。这在一定程度上也纵容了这些代理平台。

李晴空称自己从来没有踢过球,以前也没有看过世界杯,对足球算是一无所知。“根本就不懂,从来不看球赛。就因为这个世界杯(才想赌一把)。”等下了注之后,他声称观球体验并不好,“就一直想着进球进球进球进球,看的已经不是比赛,只关注比分和输赢了。”

“别碰这些,真想玩,买体彩去。”他最后告诉“商业人物”,这次赌球他总共输了11500元,这是两个月的工资,令人懊悔不已。

而随着世界杯进入高潮,这个水下的庞大灰色市场也越发火热,赌客们混杂在一起,或出于娱乐,或是专业“赌博”,乐此不疲。大概要到最后时分,他们才会发觉,背后真正“收米”的并不是自己。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