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教练:中国12岁孩子足球水平相当于西班牙7岁孩子

来中国进行青少年足球培训两个多月了,西班牙青训教练东尼和艾克道尔对中国足球的最大感受是“和其他国家完全不一样”,这种感受包括父母的心态与我们的整个青训体系。

两个月招募到200个学员,这让东尼和艾克道尔觉得难以置信,但让他们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些替孩子报名的家长当中,99%的人都不想让孩子将来从事足球,他们现在送孩子来的目的只有两个:一、锻炼身体;二、足球是个团队运动,能让孩子放下手机和游戏机,多跟人接触。

“很多家长告诉我,20年前,他们都认为中国足球能提高,能进世界杯并取得好成绩,但他们现在认为中国人其实不适合踢足球,这是人种的问题。”东尼觉得这样的认识很荒唐,但他也很无奈,因为似乎大多数家长都这么看,“我每次都会告诉他们,西班牙人的身体条件跟中国人差不多,我们国家男性的平均身高也只有172CM,跟中国人差不多,而且西班牙足球以前成绩也不好,只是我们选择了一条正确的青训道路并且一直坚持,才会有今天的成绩。”东尼认为,中国足球要提高,家长改变这种认识很重要,“中国孩子是否学习足球,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家长,如果他们早已认定自己的孩子即使努力也不能有所成就,这是很令人害怕的事情。”

中国家长不愿让孩子将来踢足球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受此前假、赌、黑的影响,“足球是个很健康的运动,但在中国人眼中却不一样。我能感觉到中国家长对足球这个职业的担忧,他们认为足球圈没有健康的环境,担心孩子得不到公平的机会,或者学坏。”艾克道尔认为,这种现状对中国青少年足球的发展是致命的,“当然,我听很多人说,中国的政府正在改变这种现状,我相信将来会慢慢好起来。”

9月20日早上抵达中国后,东尼和艾克道尔在当天下午就开始了足球训练,一段时间下来,两人的感受出奇地一致:中国孩子的足球水平太差,给他们当教练很累。

“从我们接触的情况看,我感觉中国12岁左右的孩子的平均水平,只相当于西班牙六七岁的孩子。”作为教学主管的东尼,很难理解中国孩子基本上不会玩足球这个现状,“他们的身体都很僵硬,很显然,不光是踢足球少,这些孩子平时参与的运动太少,而且我看到不少10-12岁的孩子带上了眼镜,我觉得正常的情况不该是这样的。”

艾克道尔曾经在巴萨俱乐部官方足球学校从事过多年青训教练工作,他在华最大的感受是“中国孩子缺乏对教练应有的尊重”。“在西班牙,孩子在场上对老师有着绝对的尊重,孩子们会通过足球这个工具去学会责任、进取心、团队协作。在中国,我们虽然也会要求,但孩子们缺少这种意识,他们太随意,没有规则和纪律。”艾克道尔表示,他知道在中国有些教练会打孩子、骂孩子,“有几个中国教练曾经跟我说,孩子不听话你就打两个耳光、踢几脚,保证他们会老实———但这是我们完全不能接受的。我们只能花更多的精力去尝试让孩子们改变,当然,这很累。”

除了训练,东尼和艾克道尔很多时候也会去了解中国目前的青训,只要发现场地有孩子在练足球,他们就会马上坐下来观察。对于目前中国的青训体系,两人的结论很一致:中国没有青训体系。

“在西班牙,所有孩子的训练都是有球训练,我们来到中国后要求每堂训练课必须保证每个孩子都有一个足球,因为足球场上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是和足球相关的,但中国不是,每个孩子接触足球的机会并不多。”东尼表示,他感觉中国的青训强调较多的是身体肌肉的练习和体能的强化,每堂训练课都会花不少时间在这些方面,而在西班牙,15岁以前是禁止强调练习肌肉和力量的,因为这容易对孩子的骨骼发育造成伤害,影响孩子将来的发展。

“更为严重的是,中国的训练内容基本上是与比赛脱节的,将来这些孩子到了球场上会很迷茫,不知道怎么去比赛。足球是需要想象力和创造力的,但中国的青训体系会彻底扼杀孩子的这些空间。”两个多月的亲眼目睹,让两个西班牙人很焦急,“按照现在的方式持续下去,中国依然很难培养出好的球员,中国也很难出好成绩。”

“我看到,目前中国足球水平最高的青少年球员,基本上都是在各个省的体校或足协的梯队,他们是中国队未来5-10年能否获得好成绩的希望,但我不看好他们的将来。”东尼表示,来到中国后,他去了解了中国不少省市的足球专业队,但结果很糟糕,“中国的青少年专业队操作模式都差不多,几十个十来岁的孩子从小就离开家庭,然后吃住在一起,一周训练六天,每个人早早确定了自己的场上位置,希望通过这种高强度的练习来训练出各个位置最好的球员。但我想说的是,即使是在巴萨的拉玛西亚,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每周也只需要训练三次,他们都会正常上学,大部分人会跟家长待在一起。”

关于西班牙青训与中国青训最大的不同,东尼认为西班牙的青训是将比赛拆分成各个环节来训练,而中国的青训是将各个位置拆分开来进行培训,“欧洲青训不会从小固定孩子的位置,更不会只让孩子只练左脚或者右脚,只有各个位置你都参与过,左右脚都能带球和过人,将来你才能发展自己更适合什么位置,你才知道在场上如何更好地和其他位置的人配合。”东尼表示,“我很难想象一个10岁的中国孩子,假如他踢的是右边前卫,每天练习右边路下底传中,10年后他还会有什么创造力和想象力。我如果是他的话,我一到球场就会想吐,这样的足球不可能带给我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