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抗 阿富汗的秘密女子学校

在喀布尔郊区一所房子的一个小房间里,大约十名少女正在反抗禁止她们上中学的统治者。 “让我们学习吧,”一名学生一边复习课本上的英语课程,一边慢慢地向另一名学生朗读。 “学习单词:黄色、蓝色、红色、绿色。”

女孩们就读于一所秘密学校,该学校由一位比她的学生大不了多少的年轻女子、21 岁的 纳扎宁开办,我们参观的那天,她的薰衣草头巾与她的指甲油相配。

当说女孩不能再上中学时,我心想,我能做什么呢?我怎样才能提高我周围女孩的士气? 她和年轻的学生们要求只用他们的名字来称呼她们,以避免被官员认出。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数据,自夺取政权并阻止大约 850,000 名阿富汗女孩上中学以来已经快一年了。该政权曾承诺允许女孩在 3 月 23 日返回。但似乎少数高级强硬派改变了主意。十几岁的女孩回到原来的教室,却又被送回家,许多人流下了眼泪。

国际社会、阿富汗妇女、女孩–甚至是以忠于而闻名的阿富汗知名神职人员,都向施加压力,要求其改变决定。教育部的一位发言人告诉记者,只要他们的领导层说他们可以,他们就准备开放这些学校。但希望很渺茫。在6月30日至7月2日举行的忠于的神职人员和商人的全国性会议上,当地媒体报道说,在3000名男性与会者中,只有两人提到女童教育。会议结束时发表的公报呼吁国际社会承认政府,但只含糊地提到了教育。

在喀布尔、帕尔万农村省和西部城市赫拉特,妇女们正在开办像纳扎宁这样的秘密学校。她们还找到了禁止女孩接受中等教育的漏洞,即开办女子宗教学校(madrassas)或辅导中心,基本上是复制高中课程。“人们已经找到了所有这些不同的方法来试图绕过禁令,这表明人们多么迫切地希望为自己、为女儿、为家庭中的女孩接受教育,”希瑟巴尔说,人-道-观察组织密切追踪阿富汗境内对妇女和女童的侵犯行为。

她说,虽然有些政府可能会让贫穷的女孩从学校系统的缝隙中漏掉,或者有歧视女孩的教育或一般政策,但只有阿富汗直接禁止女孩接受中学教育。应该深感羞愧,他们使阿富汗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基于性别而拒绝女孩接受教育的国家。在在 3 月下旬违背承诺让女孩重返中学后,纳赞宁决定开办她的小学校。那些与她关系密切的人也加入进来。她描述了她当时的想法:“如果我们跟随,我们就呆在家里。不,我们必须做点什么。”

她的家人帮助改造了他们家的一个空闲房间,并将其涂成了暖黄色。她的祖母捐赠了一块地毯。朋友们送来了书籍。纳扎宁教七、八年级,也教艺术。她的表弟教高年级的学生。一个朋友负责英语课。

口耳相传的消息传遍了纳赞宁贫瘠的工人阶级地区的小巷。她的班里挤满了像 14 岁的莱拉这样的学生。

莱拉从她的芭比主题铅笔盒里拿出一支黑色的笔,打开她的笔记本,弯腰伏在她与其他女孩共用的矮桌上。她从白板上抄下英文句子。 “她很漂亮,”她一边写一边小声说。 “我们的教室很热。”

的禁令只是阻碍莱拉受教育的最新障碍。在大流行病期间,莱拉错过了一年的学校教育。去年,在她回来后,悲剧发生了:武装分子针对她所在的学校Sayed al-Shuhada的少女,在她们涌出校门时,引爆了一辆装有炸药的车辆,造成80多人死亡。袭击发生时,莱拉还在她的学校里,但她失去了许多朋友。然而三天后她又回来了,期待继续学习。学校甚至还没有重新开放。几周后,她的父母把她拉了出来,担心再次受到袭击。然后,掌权。

为了避免被怀疑,她把笔记本藏在她从纳扎宁不大的藏书中借来的任何小说后面。这周,是一本波斯诗集。女孩们认为,如果她们被人看到在读书,那就没问题。但学习–这可能会给她们带来麻烦。

作为一个团体,并不都同意禁止女孩接受中学教育。一位高级官员要求匿名,以便向记者解释这项禁令,因为这个话题很敏感。他说,的铁杆效忠者根据女孩应该呆在家里的保守传统,要求实施这一禁令。也有例外:该禁令不适用于社区领袖(通常是男性)表示支持女童教育的少数省份。

这导致阿富汗出现一种超现实的情况,十几岁的女孩必须待在家里,但一名幸运地在夺取政权时上过大学的年轻女性仍然可以合法地攻读学位。然而,由于缺乏教授女性的教授以及严格的着装规范,这似乎使许多大学年龄的女性呆在家里。

官员说,在禁令生效的地方,女孩和她们的家人可以付费参加私立的补习中心,学生通常会去那里提高成绩。

目前尚不清楚有多少阿富汗女孩在秘密学校或以其他方式自学,但几乎可以肯定,这只是生活在阿富汗部分地区中学关闭的大约 85 万女孩中的一小部分。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2019 年的数据,这是最后一次进行学校人口普查,中学有 110 万名女生。其中约 250,000 名女孩生活在中学仍在运营的省份。

在喀布尔,一些最幸运的女孩最终来到了喀布尔一条安静的街道上的地下室,34岁的扎伊娜布于4月在那里成立了一个辅导中心,以保持女孩的学习。她为国外的阿富汗人开展在线语言课程以筹集资金,同时也在寻求外部赞助。我们涵盖了中学科目。我们甚至聘请了失去工作的教师。这都是免费的。我不[希望]女孩们错过教育机会。扎伊娜卜说,当局非正式地允许她经营这个中心,条件是女孩们必须遵守严格的着装规定。而她们确实遵守了。少年们穿着黑色长袍、戴着头巾和面罩进来。该中心提供英语和古兰经记忆课程。最受欢迎的课程是为女孩准备大学入学考试。然而,目前尚不清楚是否会允许新的女大学生入学。

扎伊娜卜中心的一名成绩优异的学生,17岁的萨哈尔说,她目前的情况与学校不一样。她本该上11年级的。她去了三个不同的辅导中心来完善她的教育。她每天早上6点离开家,在各班之间奔波。她担心自己装满书的包会招致敌意。当的人看到我时,我真的很害怕。我改变了我的路线。她说。萨哈尔说,有些日子,她的信心崩溃了。 “我一直想成为一名医生,在掌权之前,我一直在获得最高分。现在我没有机会了。萨哈尔说,她和她的母亲有时会一起哭,“因为我们的未来如此黑暗。

她说她的母亲有一种深深的悲伤。因为当最后掌权时,她的母亲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她也不能上学。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中国新生儿数量不断下滑,母婴和奶粉公司面对市场萎缩见招拆招|六一特别策划

上海市委书记会见马斯克!访华44小时,马斯克重回世界首富,特斯拉市值大涨超2400亿元

进货价5220.51元,销售价16950元,暴利产品让很多人铤而走险!

苹果晒App Store去年业绩:创收1.1万亿美元,超九成归于开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