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是女足不成文禁忌!里昂停薪公关灾难揭球员面对非人道待遇

说起女子足球,里昂的大名响当当。球队愿意拨出资源大力发展,建立一支横扫法国本土和欧洲赛的超级强队,欧冠8届冠军,单是近7届已6度称霸。作为女足标杆球队,理应是各队典范,冰岛国家队前队长萨拉·比约克(Sara Björk)自揭怀孕期间遭球队停薪和冷对待、最终被迫离队的经历,一夜间火烧网络,一次公关灾难,尽毁里昂女足多年建立的品牌。

萨拉·比约克的遭遇并非个别例子,雷丁女足队长艾玛·穆坎迪(Emma Mukandi)不久前亦曾分享类似故事,到连富甲一方的里昂也是如此,才让世人惊觉女足球员的残酷待遇。生儿育女是女性应有权利,对职业女足球员而言,却是不成文禁忌,一闻怀孕二字,人人为之色变。

32岁的萨拉·比约克是冰岛其中一位最知名女足球员,先后效力沃尔夫斯堡、里昂两支顶级女足豪门,7度当选冰岛足球小姐、2度荣膺冰岛年度运动员,成为国家队队长多年,139次代表冰岛,今年1月13日才宣布退出国家队。

她亲自撰写一篇标题为:《当我怀孕期间发生了什么事》(What Happened When I Got Pregnant)的文章,1月17日上传到网络平台《The Players Tribune》,萨拉·比约克讲述2020年加盟里昂、赢得欧冠,让她梦想成真:“我永远不会忘记赢得欧冠的感觉-在决赛中进球,与里昂赢得冠军,是我生涯中最自豪的时刻之一。然后我怀孕了。”

2021年3月2日,萨拉·比约克发现自己意外怀孕。“最初我只感到喜悦,但现实很快击倒我。惨了,球队会有什么反应?”她指出,在欧洲长久以来球员怀孕都不是一件平常事,即使没想过放弃这意料之外的孩子,仍存有罪恶感,仿佛会令人失望。当她告诉队医和物理治疗师,他们帮助她之余,同时要她将怀孕消息保密。

当时她怀孕5周,为何时告诉队友踌躇。如常训练近1个月,对巴黎圣日耳曼(PSG)重要一战前一日,萨拉·比约克训练期间三度呕吐。到比赛当日,里昂时任主帅Jean-Luc Vasseur半场时问她能否上场,她只能一反常态地说不。萨拉·比约克知道,是时候向队友说出真相。

她在更衣室当着所有队友面前公布“喜讯”,当时球队足球总监Vincent Ponsot、职员、物理治疗师等亦在场。她形容,部分人看来相当震惊,消息消化过后众人纷纷送上祝福,随之而来是一堆问题:“因为我是里昂史上首个怀孕后仍计划归队复出作赛的球员。”

足球总监Vincent Ponsot初时看来表示支持,双方开会商量下一步。队医称她应停止作赛,加上队中部分人感染新冠,她希望回冰岛待产,并得到球队董事同意。她清楚表明,产后想重返里昂效力,球队为她签署文件办保险手续,4月1日返回冰岛。

放下心头大石,以为一切会好过来,直到发现球队停止发薪。经纪人为她联络Vincent Ponsot,初时毫无回应,Vincent Ponsot之后为欠薪两个月致歉,说会补回薪资,但又指由第三个月起根据法国法例不会再发薪。她记起怀孕前曾跟队友讨论到孩子的事情,众人反应一致:“是的,我们毫无保障。”队友乔迪·泰勒(Jodie Taylor)指出,国际职业足球员协会(FIFPRO)正为职业球员怀孕及产假方面努力,她当时并无多想,到里昂停付薪金,她才醒觉:“我到底有什么权利?”

身处里昂这种大球队,她没想过会有问题。经纪人为她连番追讨不果,先由法国球员工会介入,然后是FIFPRO。等待由星期变月份,里昂还是没有清晰答案,只好经FIFPRO提升至国际足协层面交涉。来到这一步,她要面对两难,经纪人告诉她:“如果由国际足协介入,你在里昂没有将来。”

理应是一生中最快乐时刻,竟变成孩子与事业只能二选一的困局。球队完全拒绝讨论,她人在冰岛,挺着大肚子,想着:“我是否已失业?”萨拉·比约克只想好好享受怀孕期,然后拼命努力复出协助球会,球队的冷漠态度却令她感到困惑、焦虑和被背叛。怀孕期间她一直保持训练,跑步、游泳,每天自费聘体能教练健身。怀孕后恢复顶级水平已够难,还要面对离开家人到外国工作和生活求助无援之苦,尽力保持正面之余,她不能停止去想:“我在球队已没将来。”

忧虑持续堆叠,某夜她忍不住跟男友Árni说:“或许我还是离队吧。”萨拉·比约克由4月1日回到冰岛直到8月,里昂没有任何教练和职员跟她接触,球队没有查看她的训练和怀孕状况,只有部分队友仍跟她联络,队医和物理治疗师以朋友身份向她问好。

2022年1月,她与男友带着初生儿子Ragnar重返里昂。萨拉·比约克愤怒的同时,亦希望以更强大姿态复出。现实跟她的计划大大不同,归队后,球队对她的态度180度转变,让她觉得有孩子是负累。口头上承诺给予协助,实际上处处为难,例如不准她带儿子随队前赴作客比赛,认为婴儿在队巴或飞机上哭闹会骚扰其他球员云云。里昂主席Jean Michel Aulas对她不理不睬,甚至没有正眼望向小小的Ragnar。

Jean Michel Aulas坚持他们跟从法国法律,强调只针对事,不是个人,然后教练Sonia Bompastor跟她说,球队将来已没有她的位置。FIFPRO介入的官司去年5月作出裁决,里昂被勒令付还全数欠薪。根据国际足协规定,球员在怀孕期到产假均应获得全额薪金,里昂决定不上诉。

萨拉·比约克决定写下自己痛苦经历,因为她认为今次胜诉不止是她一个人的事,“所有希望在生涯期间怀孕的球员,都应该得到财政收入保障。那不是‘或许’,或者是不确定词。”Ragnar如今接近1岁,萨拉·比约克去年7月加盟意甲球队尤文图斯,“我希望没有人要面对跟我一样的经历,我希望里昂知道这待遇不能接受。那不止是生意,而是我作为劳工、作为女性、作为一个人的权利。”

女子足球近年发展迅速,萨拉·比约克一路走来,见证设施、投资、比赛水平、球迷数量持续改善,“但现实是,整体文化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们值得更好。”

大约一星期前,苏格兰球员艾玛·穆坎迪(Emma Mukandi)也在Podcast分享怀孕期间要“装受伤”的经历。“当时合约内没有任何关于怀孕的事情,我不想告诉任何人,以免发生不愉快事件。第10周扫瞄检查前,我不想告诉任何人,因此要扮作受伤。”

“他们付薪资给我,让我感到必须每天到场训练,每天我在训练场也感到压力。”艾玛·穆坎迪的女儿2021年11月出生,英格兰足总到2022/23赛季才引入怀孕相关政策,这位雷丁队长说:“假如周日到来而我找不到托儿所,便不能踢那场比赛。一切视乎你效力什么球队,如在阿森纳、切尔西或曼城,能赚得很多钱,设施也一流,生育孩子不成问题;不过联赛榜数下去的其他球队,球队CEO的态度更可能像是‘没可能,不可能会发生。’”

艾玛·穆坎迪认为,目前环境让女足球员对怀孕生育一事,根本连“想都没想过”。

萨拉·比约克与艾玛·穆坎迪的事例,让世人惊觉女子足球越来越受欢迎之际,球员竟连一些基本权益和相关配套也欠佳。业界对此必须作出改变和回应,不能再扮作毫不知情或避而不谈。从乐观方面看,萨拉·比约克今次自揭怀孕经历帖文一出,网络反应极大,不到一天已获过百万人阅读,广泛转载并狠批里昂的做法。公众反应和舆论声音宏大,盼能推动业界积极改善。

国际职业足球员协会(FIFPRO)成功为萨拉·比约克追回欠薪,亦成为业界标志性案例。正如FIFPRO帖文所言,“怀孕规例在国家层面强制落实和执行,对女足球员和女子足球皆极为重要。”

国际足协由2021年1月开始,落实加强保护女子足球员和教练条例,新措施包括最少14周强制产假,期间最少获得球员合约三分之二的薪酬;球员产后复工,球队必须让她重新融入球队,并提供足够医疗和物质支援;没有任何女子球员在怀孕后应被视作不利条件,从而为足球界别工作女性加强在职保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