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大区系列介绍 12(下)—— 巴黎大区

集文化历史教育于一身的巴黎,单凭博物馆美术馆就能收获一众粉丝。你知道在巴黎一共有多少博物馆吗?答案是一共有206家博物馆和1016家美术馆。在众多的博物馆中,14家巴黎市立博物馆,18家国家级博物馆,受法国博物馆服务处的行政监管。

一到法国,作为游客你可能会迫不及待地去探访卢浮宫、奥赛美术馆、橘园、罗丹美术馆等等声名齐聚的国家级博物馆。然而,文化的魅力在于它历久如新,博物馆的奇妙也不在于一次打卡,选择在巴黎大区学习深造的你,可以有更多的机会去深入了解。除了每个月的免费开放日,许多博物馆还开设了夜游,短期课堂和工作坊,值得深入探访、亲密接触!

掩盖在众多国家级博物馆的光辉之下,巴黎的市立博物馆们分布在各个角落,默默等待着被发现被重视。2013年,巴黎博物馆联盟(Paris Musées)正式成立,希望通过建立一家统一管理的联盟性质的机构来提升竞争力和影响力。这家由巴黎市政府牵头成立的机构囊括了巴黎14家市立博物馆,拥有100万件馆藏,每年接待300万人次的参观,几乎涵盖了历史、建筑、时尚、绘画、文学考古等所有门类,描绘出巴黎一个辉煌的曾经。

巴黎市立现代艺术博物馆是巴黎规模最大的市立美术馆。博物馆馆藏丰富,拥有超过11000件作品,展示着20世纪及21世纪不同艺术流派的作品,包括野兽派、立体派、巴黎画派、抽象派、新现实主义、观念艺术等。举办短期展览是该馆的强项,主题环绕20至21世纪欧洲重要的艺术运动及艺术家。专题展或艺术家个人展的内容紧贴本地及国际艺术动向。

图片来源:Paris Musées ,博物馆内最吸引观众的作品《电力女神》

巴黎市立现代艺术博物馆位于东京宫 (Palais de Tokyo)内,该建筑是为举办1937年巴黎世博会而兴建的展馆。东京宫由两幢成轴心对称的姐妹建筑组成,一个与建筑等高的巨大柱廊将两座建筑连接起来,建筑造型简洁优雅,是现代和古典元素的完美结合,外立面装饰语言来源于希腊神话故事,以艺术之神阿波罗的形象为中心,人马和仙女环绕周围。与室外建筑装饰相反,室内因为展览的需求装饰简洁,巨大的窗户保证了室内的采光。

博物馆的咖啡厅,位于东京宫的观景平台上,可眺望到塞纳河对岸的埃菲尔铁塔,将左岸风光尽收眼底,在众多博物馆咖啡馆当中风景是绝一份的!

小皇宫是为举办1900年万国博览会而兴建的展览馆。当时迫切想要拥有一座自己的艺术博物馆的巴黎市政府,以出让土地为交换条件取得了在博览会之后对小皇宫的所有权。博物馆于1901年正式成立,市政府的丰富收藏正式归入博物馆馆藏,巴黎终于拥有了一座属于自己的市立艺术博物馆。

小皇宫的建筑师查理吉罗 (Charles Girault)是1880年罗马大奖的获奖者。小皇宮建筑群形如一個规则梯形,围绕一个内花园,构成一个双层环园圈,底层为大楼基座,设各类办公室、贮藏室和工作室,陈展空间全部位于一层。并通過一座大型主楼梯进入。而室内装饰有马赛克图案、铸铁、大理石和大面积的玻璃窗等时尚现代的材料。建筑内部随处可见巴黎的象征符号,被视为艺术家们对这座城市的献礼。位于入口处门楣上的浮雕《巴黎保护艺术》奠定了建筑装饰象征手法的基调; 在门厅穹顶上,则是四幅歌颂着艺术的伟大的装饰:《神话》、《造型》、《思想》和《材料》。

另外,两个主要展厅的天顶上分别绘有讲述古代巴黎历史、法国大革命、现代巴黎的穹顶画。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一幅讲述法国艺术史的穹顶画是由艺术家Maurice Denis在一战结束后为小皇宫所创作的。

博物馆于2005年全面翻新,展览主要介绍古代至20世纪的艺术全貌,馆藏包括: 古代及中世纪文物、珍贵的文艺复兴艺术品、圣像、17世纪弗拉芒及荷兰油画、18世纪的家具及壁毯、19世纪的法国油画和雕塑及新艺术运动的创作。小皇宫百年以来举办过很多大型展览,蜚声艺坛。

小皇宫博物馆的咖啡厅坐落在其花园的柱廊内,花园绿意盎然,让人仿佛置身于野外,是这座金碧辉煌的建筑内隐藏的一片绿洲。若是能在咖啡馆内小憩,品尝精致的甜点,且同时欣赏柱廊上的精美壁画,这绝对不是一般体验哦!

坐落于文艺复兴风格的加列拉宫内,巴黎时尚博物馆的20万件藏品梳理了18世纪至今的时尚潮流及历史。每年加里拉宫会定期举行主题展以呈现其极其丰富的馆藏。如今,这里已成为时尚爱好者来巴黎必到之处。

金融家Raffaele de Ferrari于1837年成为了加列拉公爵,夫妇二人市19世纪初有名的艺术赞助人和收藏家。公爵夫人希望建立一座博物馆用以展示他们丰富的收藏,并将在身后捐献给国家。建筑师按照公爵夫人的意愿规划并建成了加列拉宫,使之成为19世纪“美术学院派”建筑风格的典型代表。

因遗嘱因素,加列拉宫最终捐献给了巴黎市政府,最初把它作为了工艺博物馆,一直到1977年加列拉宫才正式成为时尚博物馆。该馆最初的馆藏来源于1920年成立的服装历史协会的捐赠和卡尔纳瓦莱-巴黎历史博物馆的服装及饰品馆藏。

由于馆藏的特殊性,服装在经过多年时间后会变得非常脆弱,每件服装在经过四个月的临展后,需要回到防尘并且恒温恒湿的库房中休息4年。另外在时尚品牌香奈尔的资助下已经设立全世界第一个时尚服饰类常设展展厅。喜欢服装和时尚的朋友千万别错哦,或许还能带给你们一下设计灵感!

位于玛黑区心脏地带的哥纳克-珍博物馆,在16世纪曾是路易十五和路易十六召开政府会议的场所。哥纳克夫妇从世界各地收集来的1200件艺术品,其中包括欧洲和中国陶瓷、珠宝、绘画和家具等,再现了巴黎之家到启蒙运动的氛围。

博物馆最初位于与萨玛丽丹百货相邻的三层建筑中, 还收藏着百货公司的创始人夫妇的18世纪艺术品遗赠。1981年百货公司停止营业, 随后该建筑于1983年被出售后,玛黑区中心建于16世纪的Donon公馆(Htel Donon)作为博物馆馆址。新馆于1990年正式开放。

2014年,哥纳克-珍博物馆经过了短期修缮后以全新面貌向公众开放,其中最值得一提的便是由法国著名时装设计师克里斯蒂安·拉科鲁瓦(Christian Lacroix)设计的全新室内装修。

隐藏在巴黎“新雅典”(Nouvelle Athènes)内的这栋被花园环绕的的别墅曾是画家谢弗尔的居所及工作室,更是十九世纪社会名流及艺术家热衷的聚会场所。1983年成为巴黎市管辖的博物馆,保留着当时浪漫主义的室内陈设风格,展示了谢弗尔的绘画作品以及法国浪漫女作家乔治·桑的各式物件包括家具、绘画、艺术品和珠宝等。

阿里·谢弗尔(Ary Scheffer)荷兰画家,出生于多德雷赫特,他是七月王朝时期非常重要的艺术家。当时的法国浪漫主义已经开始流行,然而谢弗尔却并没有表现出对浪漫主义的兴趣,始终坚持自己的风格,被后人称之为“冷冷经典”。早期谢弗尔经常从但丁、拜伦、歌德等作家的文学和诗歌作品中寻找灵感,后来谢弗尔的创作逐渐转向了宗教题材。

博物馆的花园与咖啡厅也是特色之一。在浪漫生活博物馆的下午茶,怎么都算得上不错的“浪漫”选择!

坐落于八区蒙梭公园(Parc Monceau)旁的巴黎市立赛努奇亚洲艺术博物馆是欧洲最早收藏亚洲艺术品的博物馆之一,也是近140年来西方人眼中亚洲艺术发展的标志性文化遗产。作为联盟成员中唯一一家专注于亚洲艺术的博物馆,它汇集了15000件艺术品, 涵盖中、日、越、韩等国, 并以中国藏品为主;其中5000件藏品及馆舍均来自19世纪收藏家亨利·赛努奇的遗赠。中国艺术品收藏的重要性使其成为法国第二、欧洲第五的亚洲艺术博物馆。

银行家亨利赛努奇热爱亚洲艺术,先后在日本和中国购得近五千件艺术品,并将它们展示在自己毗邻蒙梭公园的宅邸内供人参观欣赏。宅邸连同其中藏品按照其主人遗愿被捐赠给巴黎市政府,巴黎市立赛努奇亚洲艺术博物馆于1898年10月26日成立,成为了欣赏亚洲艺术品的绝佳去处。

虽然博物馆每次只能展出15000件馆藏作品中的一小部分,但通过定期更换常设展的方式向公众呈现其丰富多样的亚洲艺术品收藏。博物馆长期与中国保持着紧密的联系,不仅积极收藏中国艺术作品、与中国艺术家合作,还多次积极和中国多所博物馆合作,筹划主题展览。博物馆也积极向世界推荐中国艺术家,曾将馆藏作品于多个西方国家巡回展出。

浪漫主义文学领袖维克多雨果一生中曾居住在多个地方, 尤其在长达19年的流亡生涯中曾辗转多地,现存的两处雨果故居均为巴黎博物馆联盟旗下机构,一处位于巴黎玛黑区著名的孚日广场,另一处则位于英属根纳西岛上。

雨果在罗翰-盖美内公馆(Htel Rohan-Guéménée)里度过了流亡国外前的十六年岁月,这一时期正是雨果社会地位不断上升的时期:他于1841年成为法兰西学院院士,1845年成为贵族院议员(Pair de France), 1848年成为巴黎市议员。这处房产并非归雨果所有,而是他租赁而来。1902年雨果百年诞辰之际,他的挚友及遗嘱执行人之一保罗莫里斯(Paul Maurice)向罗翰-盖美内公馆的所有者——巴黎市政府提议将故居改造为雨果博物馆。博物馆于1903年正式成立。

如今的博物馆根据雨果生平分为三部分: 流亡前,流亡中以及流亡后。通过雨果的书稿、画作、书籍插画、其他艺术家为雨果及其家庭成员创作的绘画及雕塑作品、生活用品、家具等力求向观众全面展现雨果的一生。

除了实地探访,雨果故居纪念馆还开发了两款免费的手机应用,让我们与文豪零距离接触!

第一款APP “在雨果家做客”(Chez Victor Hugo)为成人和家庭提供了雨果巴黎故居不同主题的参观路线,让我们随时随地“潜入”文豪的家。

第二款APP “认识维克多·雨果”(Connatre Victor Hugo)设计了各种关于雨果故居和他生平作品的 “小测试”,考考你是否已对文豪“了如指掌”。

巴尔扎克故居坐落于巴黎十六区的帕西山坡上,一层的别墅配有沿山坡而建的花园。为躲避债主追踪,他于1840年起租赁这处别墅并居住了7年。隐秘安静的氛围让巴尔扎克在此潜心整理修改了他的巨作《人间喜剧》(la Comédie Humaine)。这部巨作共有91部小说,刻画了2400多个人物,是人类文学史上罕见的丰碑,被誉为“资本主义社会的百科全书”。

1908年,文人Louis Baudier de Royaumont保存了房子,并将它改造成博物馆,于1949年正式成为一所巴黎市立博物馆。故居内,通过巴尔扎克笔下各种人物的肖像图,画作,版画,素描,舞台布景草图以及巴尔扎克的私人物品,游客可以发现巴尔扎克的故事,了解巴尔扎克的经历,就如同重读了一遍《人间喜剧》。

巴尔扎克故居纪念馆和研究机构合作上线了巴尔扎克线上图书馆,只需轻轻一点,原版书和珍贵文献就在你的眼前,免费读名著。

博物馆位于巴黎塞纳河左岸的蒙帕纳斯街区,其馆藏囊括了著名法国雕塑家安托万·布德尔(Antoine Bourdelle)一生的所有作品及珍贵资料。布德尔于1885年搬入并在此生活创作直至其去世,他所创作的石膏、青铜及大理石雕塑,就在优美的花园和完好保存的工作室内展出。

安托万布德尔师承罗丹,两人共事15年之久,罗丹的风格更是深刻影响了布德尔的创作,而布德尔的风格又影响了之后的众多前卫艺术家。

布德尔有属于自己比较固定创作主题——希腊神话人物。这是经典题材,可是布德尔赋予这些古典人物相当的现代性。既然他探讨的是古希腊神话,参观博物馆之前,最好提前了解一下。穿行在巨大的神像之中,古希腊的悲剧之美被最大程度地灌注于观者的心中。

博物馆前身是巴黎画派重要人物之一的奥斯普扎德金 (Ossip Zadkine, 1890-1967) 的故居和工作室,近邻卢森堡公园,绿叶成荫的花园环绕着博物馆建筑,园内满布雕像。博物馆通过各个时期作品的展示,还原了艺术家风格演变的过程。

扎德金出生在俄罗斯斯摩棱斯克。他首先在伦敦学习艺术,1909年于巴黎定居后接触到了立体派画家。1920年前后他的立体主义作品逐渐走向成熟,《拿扇怒人》、《母与子》便是在这个时期创作的。1941年扎德金前往美国,50年代在巴黎任教。代表作品有《先知者》、《俄尔甫斯》、《站立的人》等。他通过使用木材、石头和青铜等材料进行实验,开创了强烈的个人抒情风格。

博物馆于1982年建立,此后不断通过购买扩大收藏,收集的雕塑品达300件,此外还包括绘画、水粉画、壁毯和图片等。从1995年开始,博物馆每年会举办一至三次艺术展览。

作为联盟中历史最悠久、成立最早的博物馆,巴黎历史博物馆”这一构思诞生于法国第二帝国时期,当时巴黎历史悠久的老城区在各处热火朝天的建设工程下岌岌可危,面

临着彻底消失的威胁。1866年,在当时巴黎改造工程的主持者——奥斯曼男爵的提议下,巴黎市政府买下了位于老城中心玛黑区的卡拉那瓦莱公馆,作为新博物馆的馆舍。建于1548年的卡拉那瓦莱公馆如同玛黑区一样历史悠久,是巴黎市内为数不多的建于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

卡拉那瓦莱-巴黎历史博物馆是一座献给巴黎历史和其居民的博物馆,其收藏展现了这座城市自史前至当代的发展变迁历程,馆藏艺术品总数达到6万件以上。博物馆于1880年正式成立,经过了多次的扩建工程,博物馆自1989年起同时占据着相邻的Peletier de Saint-Fargeau公馆,用于展示史前文明及高卢-罗马文明的收藏。

在经历了长达四年多的闭馆修缮之后,博物馆在2021年重新对公众敞开了大门!全新设计的参观路线件珍贵的历史文物、艺术作品和建筑模型展现了巴黎各时期的城市面貌。其中最有特色的是多间保留了历史原貌的装饰厅,囊括了17至20世纪流行于巴黎的家居风格!穿梭其间你仿佛置身在巴黎的历史中,与曾经在这些房间中谈笑风生的巴黎名流面对面。在这里,你可以通过与艺术作品近距离接触,去感受巴黎的历史、文化,政治、艺术以及历史名人的生活,并与之产生共鸣。

巴黎的地下网络纵横交错,运河、下水道、地铁隧道和燃气管道见证了19世纪巴黎城市的现代化进程。另一方面,长达数世纪的开采活动令巴黎的土层日益脆弱,最终导致了1774年昂费尔街的整体坍塌。塌方发生后法国国王路易十六在1777年下令成立了专门的矿坑调查部门,负责绘制巴黎地下矿洞的分部地图以及对脆弱的矿洞进行加固。

与此同时18世纪末的巴黎面临着另外一个严峻问题:公共墓地饱和严重,而教堂藏骨室里堆积的腐烂尸体则严重危害着公共健康。在此背景下,各公墓中埋葬的遗骸被转移到蒙鲁日的旧采石场内,直至1933年才停止。

公墓内遗骸往地下墓穴转移的过程具有浓厚的神秘色彩:遗骸转移在黄昏时分开始,牧师们沿途唱着安魂曲,装载着遗骸的马车上覆盖着黑纱,缓慢经由固定路线将遗骸运到地下墓穴。

地下墓穴正式向公众开放则始于1810年,参观巴黎地下墓穴可谓是一场距离地面20米深的,惊心动魄的超时空的旅行。沿着迂回暗黑的地道,穿过古老的采矿厂长廊,完成总长为两千米的参观路线,直至到达骸骨堆埋葬地,在这一层又一层可怕又浪漫的人骨“装饰”中,众多历史名人的遗骸曾被短暂或永久的安放在这里。

你知道如今的巴黎是以巴黎圣母院所在的西岱岛为中心发展起来的吗?这处位于圣母院地下的考古墓室,收藏着巴黎自1965年至1972年期间的考古发现,展现了古西岱岛的变迁与发展,是巴黎两千年城市历史的见证。

公元前2世纪,塞纳河中一个叫西岱岛的小岛,居住着高卢族巴黎西人(Parisii)的村落。公元前1世纪凯撒征服了现代法国的大部分地区,他是第一个将巴黎命名为卢特提亚的人,以此来指称“巴黎西(Parisii)部落的城市”。公元3世纪,巴黎西人以此为首府,以Paris为城名。

通过复苏古老西岱岛的记忆,巴黎圣母院地下考古墓室向我们展示了巴黎如何在2000多年来不停地发展与重建。在从远古时期到20世纪这条时间轴上,逐步了解并发现这个遗址上发生的所有建筑风格的变化。

2019年巴黎解放运动博物馆-勒克莱将军博物馆-让·穆兰博物馆在新址Denfert-Rochereau广场的Ledoux馆正式面向大众重新开放!

超过三百件物品、一手文件、照片、档案视频以及历史证据,聚焦两位二战时期英雄人物:菲利普·勒克莱尔·德·奥特克洛克(Philippe Leclerc de Hauteclocque)及让·穆兰(Jean Moulin)。在这里你将会被带回到那一段峥嵘岁月,经历一场全新的历史之旅。

展馆的“灵魂”位于地下二十米处,如果你对再深入探索数百步距离无所畏惧的话,你就可以发现罗尔·唐吉(Rol-Tanguy)上校,也就是法兰西岛法国内务部队)首领当年的指挥所。为了打造一场不同以往的沉浸之旅,军事总部的参观将会配备Microsoft Hololens眼镜,以给大家带来虚拟现实相结合的体验。